被李诞低估的公司CEO:很多人没看过脱口秀,这就是市场机会

原创 PC4f5X  2021-01-31 10:41 

我始终认为,更幽默的表达、成为更有趣的人以及选择更有趣的生活方式,这是人精神需求的趋势。

作者:魏薇

“显然,我低估了2020,也低估了这家公司。”李诞在第三季《脱口秀大会》调侃道,台下观众心照不宣地发出了笑声。

李诞口中的公司就是成立于2014年的笑果文化,短短几年,这家公司已成为脱口秀行业的知名企业。作为笑果文化的联合创始人兼CEO,贺晓曦每天的行程被大小会议和采访塞满,他的微博名也改成了“贺叔叔很忙”。

2020年上半年,笑果文化似乎遭遇“水逆”。“我们就还是老老实实的做好自己的工作,尽量多做对的事情,尽量平静的接受结果。”他在微博中写道。

在外界看来,笑果是一家综艺制作公司,而贺晓曦纠正说,笑果文化是一家年轻态喜剧产业公司,他认为喜剧可以连接一切。“作为公司,我们更关注的是市场有没有增长空间。现在还有那么多人没有看过《吐槽大会》,还有很多人没有看过线下脱口秀演出,这都是市场机会。”贺晓曦说。

以下为中新经纬专访贺晓曦的实录(略有编辑):

中新经纬:创业之初,你为何选择脱口秀赛道?

贺晓曦:移动互联网主要解决的是人群的距离,在此前提下,通过内容深度运营人群就有了可能性。特别像脱口秀这一类,满足人类基本情感诉求的文化产品,其实它有非常大的市场,脱口秀行业挣钱的背后,是以喜剧的表达让人们从中得到放松。

刚好14年初,为《今晚80后》这个栏目服务的团队积累了很丰富的经验,就让脱口秀赛道里创业变成了一种可能性,所以就选择了这个方向去挖掘。

中新经纬:疫情给脱口秀行业带来哪些影响?现在恢复的情况如何?

贺晓曦:疫情对行业的影响分为显性的和隐性的。显性影响正如大家看到的,去年上半年海外巡演被取消,全国巡演也受到比较大的影响。另一方面,新冠疫情造成大家整体心理上的焦虑,某种意义上更加需要心理上的舒缓和慰藉。

去年我们线上节目播出后,观众们给予了热情的反馈,上海恢复线下演出之后,我们在12月做了三场2000人的演出,从中都能感受到大家情绪上的恢复。从去年下半年线下脱口秀演出数据看,升级后的笑果工厂每个月演出超过30场,每月演出观众超过四千人。

中新经纬:笑果文化自身的定位是年轻态的喜剧产业公司,喜剧的产业链如何才能做大?

贺晓曦:喜剧产业链和原来传统行业的产业链不一样,笑果从事以喜剧脱口秀为标志的年轻态喜剧,它是一个新兴的喜剧门类,我们公司负责去推动公众对这个喜剧门类的认知。

所谓产业公司的定位,是以产业的格局和思路,从整个产业的成长中获取收益。经过这几年的发展,现在脱口秀行业逐渐被人们认可,大家愿意选择脱口秀的形式作为日常文化消费的一个选项。

中新经纬:经过几年的探索,国内的脱口秀市场是否已经成熟?和国外相比还有哪些差距?

贺晓曦:我认为国外没有太强的参考意义,因为国内市场是自然生长的路径,正如李诞所说,中国的脱口秀已经进入了无人区,没有可以对标的东西可以进行参考,就是摸着石头过河。

作为公司,我们更关注的是市场有没有增长空间。现在还有那么多人没有看过《吐槽大会》,还有很多人没有看过线下脱口秀演出,这都是市场机会。我始终认为,更幽默的表达、成为更有趣的人以及选择更有趣的生活方式,这是人精神需求的趋势。

中新经纬:笑果文化的商业模式是怎样的?公司从哪些方面盈利的?

贺晓曦:作为一家喜剧产业公司,我们在这个行业的核心价值是拥有持续产出高水平、独特喜剧内容的能力,再来看哪些能力能够快速实现产品化和价值化。笑果文化的公司战略是“喜剧+”,目前公司盈利主要有有三方面:

一是喜剧+长视频,现在《吐槽大会》《脱口秀大会》以及去年刚做的《反跨年晚会》,这些节目是整个行业的驱动力,也是目前主要的收入来源;

二是喜剧+整合营销,笑果的喜剧能力能够帮助品牌以喜剧的方式和年轻消费者进行沟通,这也是公司收入来源的一部分;

三是喜剧+线下喜剧娱乐消费体验,包括线下喜剧空间、线下全国巡回演出、全球演出等,未来可能还有音乐节联名、喜剧生活节等等板块。

但这不是我们的全部,基于喜剧+逻辑,我认为喜剧可以连接一切,未来我们还会做更多探索,不断拓宽喜剧的路径。

当然,我们选择整合营销作为一条非常重要的成长曲线,不仅因为它有商业上的价值,更为重要的是它具有行业上的价值。

喜剧能力是需要频繁交易和不断定价来铆定它的价值。证明一个行业的某种能力有价值,就是需要不断有人买单,并且买单是有价格的。那这个行业就会向大众展示这种能力是有价值的,这对整个行业有极大的帮助。只有给大家提供一个可预期的收益,才会有越来越多进入这个行业的可能性。

中新经纬:很多综艺节目在播出前几季大火,但是之后可能会面临创意枯竭的情况,笑果是否有这样的担忧?

贺晓曦:笑果是一个产业型的平台公司,而不是一个综艺节目制作公司。综艺制作公司只负责供应产业链中的产品,比如中国好声音不会去办音乐学院,也不会关注5年之后音乐人在哪里。我们的目的不是只为了做一档节目,是为了让这个行业里厉害的表演者有更好的平台能被更多人看到,这两种决策逻辑会导致制作的思路不一样。

我们的底层是“秀”的综艺化,在这个前提下,最重要的部分是好表演。比如奥运会也不改版,但是我们还是会看奥运会,因为它底层输出的是精彩的表演,它的对决感和本身的技巧性是大家欣赏的一部分。

中新经纬:去年上半年笑果也遭遇了一些人才的流失,最近笑果在人才的挖掘和培养方面做了哪些工作?

贺晓曦:我们对人的判断基于一个前提,就是永远要尊重个人的选择。我们需要找的是会贡献给这个行业的人。如果他不选,即使有天大的才能,我们也只能接受他离开,强扭的瓜不甜,就让他走好了,因为行业毕竟要一步一步地长时间往前走。

基于此,我们要思考到底要鼓励哪种才华,以及我们要用什么方式可以让人的才华或者能力在市场上得到反馈。比如我们做整合营销和线下剧场业务之后,一个人有了某方面能力就可以对标得到价值反馈,可能想做这行的人能更好地来到这个行业中,找到自己的位置。

对于新人,无非就是有这种能力的人在哪里,他怎么被我看到,我怎么和他建立联系,他怎么进入到我的体系。所以我们在2020年重启了笑果训练营ComedianPro,从全国各地选了22位年轻的脱口秀演员或者爱好者,为他们进行了五天封闭式喜剧集训。同时公司内部也建立了专门培育喜剧人才的管理部门。

中新经纬:何广智等人曾在表演中吐槽收入低,能否透露脱口秀演员的真实收入如何?

贺晓曦:脱口秀行业刚起步时,有时候还要倒贴钱做,有的演员不得不做另一份工作养活自己。这些年大家也从行业发展中收获了红利,只要有比较好的表演,在上海这种城市过上体面的生活是没有问题的。

喜剧演员应该具备三种能力:一是喜剧编剧的能力,作为一个喜剧人,给自己创造或是给别人创造内容的能力;二是作为一个喜剧表演者登上舞台的能力,这种能力也有多种维度,比如能演100人场、200人场、2000人场,或者能演5分钟、15分钟还是45分钟,每个人能力都不一样;三是作为艺人的能力,就是当你作为一个艺人,市场对你的认定。

针对上述三种能力,公司做了一套相应的薪酬体系,让大家的各种能力都能获取相应的工作回报。

中新经纬:2021年笑果文化有哪些计划和目标?

贺晓曦:2021年,我们的线上长视频内容除了每年的两档大会以外,还在筹备一些创新型喜剧综艺包括《喜剧不谢幕》《姐妹俱乐部》等,同时我们联合出品的一档都市喜剧《青春客栈》也即将上线。线下喜剧空间也会进行升级,如果条件允许的话,也会继续启动全国巡演业务、喜剧节、喜剧赛事以及展开和其他城市俱乐部的合作。

我可以提前预告一下,新一季《吐槽大会》马上就要开播了,现场录得很兴奋,大家都觉得很好笑。

贺晓曦,笑果文化的联合创始人兼CEO曾参与过《超级男声》《金鹰节》等大型节目主创工作,在光线传媒担任电视事业部研发总监、电视事业部综艺总监。2014年,联合创立笑果文化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zmucn.com/50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PC4f5X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